群落生境

 

 沿海草甸

Kiikeli 东部的草地是开阔的沿海沼泽地。只有东部的Kiikeli角斜坡部分的沼泽区清晰可见。Kiikeli角的海滩地势陡峭多岩石,沿海草甸带狭窄无分区。有些地方繁花盛开物种丰富。即使在岩石地区,也生长着很多波罗的海沿岸独有的生物物种,比如北欧灯心草、鼠尾看麦娘和遍布波的尼亚湾的黄发草。Kiikeli角也可以看到很多人类栽培的物种,比如白三叶草和宽叶车前。

来源: Saravesi, K. 2015. "Kiikelin retkeilyalueen kasvillisuuskartoitus". 凯米市。
图片:Emmi Salonen

 

 

 沿海丛林

沿海丛林转变成以桦树为主导的沿海林地,林下物种主要为绣线菊类。有的地方有一狭窄的灰赤杨地带,多见于海水逆冲的海岸。林中的朽木也为其他生物,比如担子菌门类提供了重要的生长环境。沿海西部的丛林地区被浅沟和旧沟隔开。

来源: Saravesi, K. 2015."Kiikelin retkeilyalueen kasvillisuuskartoitus" 凯米市。
图片:Emmi Salonen

 

丛林

地势最高的地方为一片物种丰富的丛林所覆盖,主要含新鲜的林地天竺葵、白花酢浆草和舞鹤草类; 树木多为云杉、垂枝桦和欧洲山杨、花椒树和黄花柳。丛林层通常有红加仑、欧刺柏和幼苗期落叶木。物种的生长呈嵌入式:阴凉封闭处植被稀疏,开阔处草被丰盛。典型植物包括舞鹤草、白花酢浆草、石生悬钩子、四叶重楼、山谷百合、独丽花。

林中几处开阔且草被丰盛的地方被认为曾经被用作牧场,尤其是在Kiikeli南端角的草甸物种丰富,生长有林地天竺葵、栗草、野草莓、犬齿菫菜、珠芽蓼、锯草、春草青苔。Kiikeli西

端角的草甸从篝火蓬沿自然路径延伸到主路,可以看到瞿麦、肉桂蔷薇、黄花茅、佛甲草、北方拉拉藤和欧刺柏。沿着海边的草甸多大型厚生草,如旋果蚊子草、黄唐松草、柳兰和异颖草。

来源: Saravesi, K. 2015."Kiikelin retkeilyalueen kasvillisuuskartoitus" 凯米市。
图片:Emmi Salonen

 

Kiikelin kasvillisuusprofiilin läpileikkaus, Peter Brusila.

演替

生态演替是随时间的推移,生态群落内的物种结构发生变化的过程。这一过程的时间进程有时持续几十年,比如一场大火之后; 有时持续时间相当久,甚至几百万年,比如物种灭绝之后。
群落的演替从一些相对简单的植物和动物物种开始,逐渐发展成结构较为复杂的物种,直至最终形成稳定的群落或自养演替成复杂的群落。演替的 “发动机”,即,生态系统变化的起因是现存物种群落对其所赖以生存的环境施加的影响。这种影响的结果有时微妙,有时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