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的尼亚海湾

波的尼亚海湾位于介于芬兰和瑞典之间的波罗的海和波的尼亚湾的最北端。南部边界为克瓦尔肯(Kvarken),是波的尼亚海湾的狭窄区域,把波的尼亚海湾(波的尼亚湾最内部分)和波罗的海分开。克瓦尔肯海岸高水域浅,海水无法流入,所以该水域的含盐量为波的尼亚海湾最低,约只有4 ‰。这点将波的尼亚海湾的海域与芬兰其他的海域区分开来。它也是波罗的海最具极地特性的部分。波的尼亚海湾每年约有半年时间(平均为189天)被冰层覆盖。

波罗的海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海域。尽管面积小,但是世界上第二大汽水(半海水或咸淡水)水域,即盐度介于淡水和海水之间的水域。2004年,波罗的海被PSSA列入特殊海域保护名单。(链接: PSSA, Particularly Sensitive Sea Area)。

波的尼亚海湾没有实际的涨潮,如果风向长时间不变,会将海平面推高至两米。海底多沙石。生活在此海域的生物适应能力强,能忍受因季节转换而带来的严峻气候条件。冬季,水中气温低,光照时间短,海域被冻结,食物短缺; 夏季,日照时间变长,即使午夜时分也有阳光。鱼类一年四季都很活跃,而鸟类则会随季节的变换,冬天时离开芬兰,迁徙到气候温暖的南方。

海底植物稀少,由于海水的剧烈运动和冰层的移动,物种生长分布得并不成气候,有些地方没有任何生物生长。由于地面上升运动,波的尼亚海湾海岸和群岛也一直在变化。植物的生长被划分成不同的区。

波的尼亚海湾海域,欧洲海鲈鱼数量有所增加。连续几年的温暖气候,使得海鲈鱼和梭鲈鱼种的繁殖增多。突唇白鲑被IUCN列为易危保育类动物。托尔讷河中也有生长。波罗的海的鱼类还包括:鲑鱼、鳟鱼、鲱鱼、欧白鲑、茴鱼。
古时波的尼亚海湾地区的人们主要靠捕猎海豹、捕鱼、伐木锯木和航海来获取生活所需的资源。反映当时人类生活活动的文化历史建筑在很多地方都有很好地保存。

 汽水水域

波的尼亚海湾属于汽水水域,水的含盐度介于海水和淡水之间。凯米的著名旅游景点冰雪城堡就是利用波的尼亚海湾的冰雪建造而成。冰雪城堡所在地位于波的尼亚海湾沿岸,就地取材,就地而建。海湾距凯米市中心的距离,步行可达。

海湾水域的含盐量小于24.6 ‰,这样,水在最大密度时的温度总是会高于冰点。汽水水域的淡水部分来自凯米河和托尔讷河。由于水域构成的特殊性,在水中生活的生物物种需要特别强的适应能力。对于提倡环境保护的生物学家是个值得研究的地区。

拉普兰地区的大河:托尔讷河和凯米河

同时汇入波的尼亚湾的几条河流中,最大的河包括托尔讷河和芬兰境内最长的凯米河。托尔讷河是欧洲境内最长的一条自由流动河,全长522公里,起自临挪威边界处的托尔讷湖,向东南方向流入波罗的海。河流长度的一半都在瑞典(哈帕兰达市)和芬兰(托尔尼奥)的边境线之间流过,因此也被称为边境河。当地人用芬兰语Väylä称托尔讷河中鲑鱼量最多的部分。

凯米河全长550公里,是芬兰境内最长的河流。流经凯米耶尔维(Kemijärvi)和罗凡涅米(Rovaniemi),进入波罗的海海湾。凯米河的分水岭经芬兰北部大部分地区,延伸至俄罗斯。1946年芬兰北部第一座水电站在Isohaara建成。在凯米河流域和分水岭领域共建有21座发电厂。广泛建电厂前,凯米河的鲑鱼产量居欧洲最高,每年的捕获量最高可达16万公斤。尽管目前的捕鱼活动多集中在凯米河下河流域,但对于生活在河流上流凯米耶尔维地区的人
而言,捕鱼也曾经是人们维持生计的方式。

 波的尼亚海湾国家公园

波的尼亚海湾国家公园由三十个低碛岛和小岛组成,这些岛是由地面上升、海浪冲击和冰川融化而形成。此处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于1992年成立。最著名的景点包括Selkä-Sarvi,Iso-Huituri 和 Pensaskari岛上古老的田园般的钓鱼基地。由林业部创造建立的第二条水下自然通道位于Selkä-Sarvi群岛的Maasarvi岛的东北角。此通道向潜水者们开放,不管是出于对波的

尼亚湾海底自然世界感兴趣、还是对海洋生物学家的种植栽培和工作感兴趣,或者只是想单纯体验一下不同寻常的潜水方式。

波的尼亚海湾国家公园与芬兰其他四十处国家公园相比,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唯一(至2011年)一处位于波的尼亚湾北部的国家公园。2011年,位于波里(Pori)和劳马(Rauma)附近的波的尼亚海国家公园正式向游客开放。

波的尼亚海湾国家公园占地面积约16平方公里。波的尼亚海湾的群岛也自成一处公园,只不过岛与岛之间有些分散。波的尼亚海湾国家公园对于植物群和鸟群的生息繁衍具有重要意义。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些海岸上升地区独有的生物物种。关于公园的更多信息和乘车路线可以
点击查看: luontoon.fi

 禁酒走私

芬兰于1919年至1932年实习禁酒令。波的尼亚海湾的几个岛便成了走私者走私和隐藏酒精的基地。现在岛上还可以找到以前用于藏酒的酒窖。禁酒令实行后,波的尼亚海湾的走私活动慢慢开始。1924年,政府对铁路严加控制,使走私者们丧失了最主要的走私手段和路线。他们开始考虑海上路线,利用船只继续进行走私。这一转变背后最大的原因是利用船只可以走私更大量的酒精,这样就可以有足够的量运往芬兰北部各个角落。转走海运路线后,走私者面临着将酒精藏在何处的首要问题。波罗的海和其岛屿即被用来隐藏这些走私酒精。